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美妇厨房】【第四章】

第四章出差的

    不一会,饭菜也热好了,爸爸刚到家,我和妈妈一起在上了桌「啊,金梅,今天饭菜好香啊。」

    爸爸放下外衣匆匆来到桌边「鬼呢,未必以前不香吗?」

    妈妈嗔怒到「哈哈,不是不是,可能今天饿的早」

    爸爸也是慌忙打哈哈「对了,易文怎么没来吃饭」

    一说起易文,妈妈脸微微一红,没做声「哦,他说今天在学校搞学习,晚上再回来。」

    我一边嚼菜接过话来「小文不回来吃饭了?」

    妈妈有点惊讶,因为她要易文回来一起吃饭的「小东,你看小文这么爱学习,你要多跟他学习学习啊」

    爸爸对我的学习也是随时关注着「额」

    我也是应付一下,毕竟我成绩也不差「小东,你等下打个电话给小文叫他准时吃饭」

    妈妈关切的问道「这孩子,刚我还叫他准时回来吃饭的。不听话」

    「他说了会吃饭」

    看着妈妈关切的样子,我有点发怒了「你不耐烦什么?」

    爸爸一看追着说道「小文是你兄弟,你关心他是应该的」

    「好好」

    听着两个大人唠唠叨叨,我也是有点心烦,不说话扒起饭来「对了,我有个事跟你们两个说一下」

    妈妈放下碗顿了一下「明天开始,我要出差一个星期,学校派我去美国参加一个研讨会」

    「那是好事啊,金梅,估计学校要提升你了哟」

    爸爸一听这消息也是很开心「那是哪档子事,这次纯粹的学习美国的新的教学方式」

    妈妈却没有非常开心的样子「哎,我不在,有点担心两孩子」

    「哪里的事,他们两个都是大人了,你放心去就是了」

    爸爸到时挺自在的「是的」

    我一听这消息也异常高兴,这样易文一周就不能骚扰妈妈了,我也省掉看见那些苟芡事「看你们还挺高兴,这么想我走是吧」

    妈妈古怪的娇嗔一句「哦哟哦哟,我亲爱的老婆大人,谁想你走啊,是盼着你高升呢」

    爸爸嬉笑着拍着马屁「我去那边你们记得准时跟我打电话」

    妈妈还挺吃这一套「好」

    我跟爸爸异口同声的答道。

    学校这边,易文还呆在妈妈办公室,淫靡的气息还没有散去,他一个人坐在刚才他和妈妈激烈交合的那张办公椅上回味着那淫肉的味道。

    沉思了一会,易文和酒吧那帮人通了几个电话,开始修改着妈妈交代的那些作业。

    「滴滴滴」

    易文的手机又响起来,他一看号码,笑了笑,等了五六秒接通了电话「小文,你怎么回事?这么晚还不回家吃饭?」

    电话里响起妈妈的声音「哦,我在给阿姨改作业啊,你自己交代的」

    易文故意装作有点责怪的答道「你怎么这么傻,作业明天改也可以啊,阿姨明天要出差了,刚不是给你说了」

    妈妈一下放低了声音「不行,我答应了就要办好」

    读^精`彩~小$說~就^来"www点01bz点net苐"1~版$主^小"說-网!

    !!

    易文继续演着「你这孩子,拿你没办法,开始就叫你一起回来吃饭」

    妈妈关心到「不是孩子了,今天吃阿姨还没吃饱吗?不然哪有力气改作业」

    易文故意把舌头舔嘴巴的声音弄得有点大「你…」

    妈妈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坏家伙,现在取笑阿姨了?小心回来打死你」

    「对了,你明天过来送我吗?」

    妈妈有点恋恋不舍的问道「阿姨,你怎么这样,一下要打死我一下要我送」

    易文继续逗弄着妈妈「小死鬼」

    妈妈不自觉地低声亲昵怒骂一句「明天学校有活动啊,我想去不知道学校准不准」

    易文呵呵笑着「你是不准备送阿姨了咯?」

    妈妈一听微微发怒「以后不想见阿姨了?」

    「不敢啊,我的宝贝金梅阿姨」

    易文诡笑的咧起嘴,「但是阿姨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易文压低声音对着手机说出了自己的条件,等着妈妈的答复「不行,我是教师,要是让人知道了,我会丢死人」

    妈妈听完果断拒绝了「阿姨这都不答应却叫我做这么多事」

    易文又开始演了「我…」

    妈妈一下语噎「再说了,这种事,谁会知道?」

    易文一看有点奏效,继续诱导着妈妈「这个…」

    妈妈犹豫着「阿姨都叫我不参加学校活动去送你,就不能表示下么,再说谁看得出来」

    易文不紧不慢说着「到时候再说,不过你明天一定要来」

    妈妈说完挂了电话「骚货」

    易文骂了句,知道有戏了,赶紧修改着作业到了晚上,我在房里做着作业,爸爸妈妈房里传来响动,是爸爸妈妈例行的房事不一会,房外的门打开,是易文回来了,拖着身子,又是一声不吭,进了房就睡着了,看样子这溷蛋确实是为妈妈做了点事。

    又过了一会我觉得困了,放下书熄了灯也匆匆入了睡。

    第二天,我被闹钟吵醒了,出了房门饭菜在桌上,易文也还没出房,而浴室却传来妈妈的声音「小东,你自己先吃,你爸爸有事先出去了,妈妈洗个澡」

    「哦,好的」

    我心里纳闷妈妈怎么会在早上洗澡「嘎吱」

    易文的房门打开,他睁着睡眼出来,走了两步,妈妈裹着浴袍也出了浴室,浴袍包裹着妈妈雪白而熟透了的身体,高高耸起的雪白乳房虽然被浴袍遮了一大半,但是露出来的一小半却散发着无尽的春意,易文一看眼前这具虽然被自己操干了无数次却还是充满无数未知的美熟肉体,没有说话重重的咽了口水,睡意也是全无。

    妈妈一看易文那色狼模样,媚笑道:「小文也起来了。」

    「嗯嗯,阿姨早」

    易文有点不能自持,真想现在就把这美妇人按在胯下操干起来。

    「早点去吃饭,阿姨去换衣服」

    妈妈留下一身的香味进了卧室一听「换衣服」

    这三个字,精神的蹦到饭桌前快速的扒起饭来「小东,你那事有点难办」

    易文一边吃饭一边跟我说起「你不是说办好了?」

    我一听握紧拳头看着他「是办好了,后面你自己不要声张,这不是小事,等着时间过去应该没事」

    易文脸都要到碗里了「好,你可别骗我,不然我跟你鱼死网破」

    我松了口气「没…」

    易文话没说完「两位小朋友,饭吃完了没」

    妈妈已经换好了衣服出现在我们面前「漂亮又气质,阿姨可好看了」

    易文赶紧拍着马屁我也细细看着妈妈,外面是一件羊毛驼色大衣,里面一件半透明的灰色衬衫,透过灰色衬衫能看见里面的红色胸罩,以及胸罩容纳不下被灰色衬衫遮挡的白色乳肉,而在下半身,妈妈穿了一条灰色的毛呢裙,裙摆不算太短过了大腿一半,裙摆之下是深色的肉色丝袜和妈妈以前从未穿过的一双白色皮质长筒靴,由于长筒靴鞋帮有点高,妈妈那紧致的大屁股往后翘得很高,这算是妈妈穿得最开放的一次了。

    「妈妈今天好漂亮哦」

    我不由的称赞着「是吗?小东和小文也觉得漂亮,好久没出过学校了,难得穿一次这些衣服」

    妈妈看起来很高兴「阿姨,我们吃完了,袋子给我拿,赶紧出发吧」

    易文迫不及待接过两个袋子的说道「溷蛋,我还没吃完」

    我心里骂道,但是不想扫了妈妈的兴致就没说话「那好我们出发吧,家里你们等下记得回来收拾下」

    妈妈拖着行李箱,我们跟在身后出了大门,锁好之后叫了的士就直接出发了。

    一路上,我们两坐在的士后排,妈妈坐在前面也说什么话,我心里松了口气,到了等机场巴士的地方易文搞不出什么鬼了。

    不一会,就到了机场巴士站,这里隔机场大约20几公里,再过去坐巴士也会便宜些,我们送妈妈也只能送到这里了。

    到了闸口,人是一波一波进去一列排队慢慢的上的巴士,每半小时进去一波人。

    刚进闸口,我们是最后一波,远远望过去前面一列人头排队等着,巴士估计要两趟才能拉完。

    「你们先走吧,估计要等一会了」

    妈妈一看这情况就叫我们不要送了。

    「是啊,这边人太多,要不小东你先出闸门,在外面坪里等我,阿姨的袋子全在我手里,我送阿姨上车就去找你」

    易文看了看我「我…」

    我两手空空,并且也不想在这傻站着吹风「那我先回里面了」

    「那好,出去注意小偷」

    妈妈叮嘱着叫了保安打开闸门,我出了停车坪望向后面,这么多人,能发生什么呢?「嘭!」

    闸门关了还要30分钟才会打开接下一波人。

    而在闸门的另一边,一看我走了,易文就把袋子放在地上,咬着妈妈耳朵问了一句「金梅阿姨,穿了吗?」

    「什么?」

    妈妈看着前面的一队的人不敢大声说话「不要怕,宝贝阿姨,我们在最后面没人看的,我试试看就知道了」

    易文看阿姨不敢出大气,放肆了起来「别,这里人…啊」

    妈妈一边拨弄着易文要伸入她裙里的手,一边还要担心发出大的动静让前面的人发现什么「啊」

    还没来得及,易文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裙里「阿姨果然答应了我,没穿内裤」

    易文微微淫笑着,手开始在裙里尽情的揉捏着妈妈丰腴的臀部「不是,我忘了穿,你快拿出来」

    妈妈有点焦急了「阿姨你听我的,我们在最后面,只有你配合我没人会发现」

    易文不但没收手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别,会…」

    妈妈知道这么多人在这,她只要大的动静,大家都会看过来「嗯…」

    妈妈轻轻娇哼一声,易文的两根手指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插入她的蜜穴易文居然敢在这弄她,这是妈妈没想到的,所以她才会答应易文不穿内裤的条件「阿姨可别出声哦,大家都会看到」

    易文看着强忍着的妈妈,故意调戏着妈妈「啊…你…啊啊」

    妈妈感受到后庭受到了侵犯,原来易文一只手用两只手指插入蜜穴抽插,而另外一个手指直接挺入了她的后庭「阿姨,舒服吧,这么多人都在场呢」

    易文不停用手抽插着妈妈没有内裤保护的蜜穴和后庭「啊嗯啊」

    妈妈这时全身紧绷,半闭着眼睛,咬着牙,夹紧着两条修长美腿,遮挡着后面这个少年用手指在她下半身的抽插而前面的不是低着头看着手机就是打着瞌睡,谁都没发现在他们队伍最后面的一个美熟妇人被个少年玩得快要把持不住了「嗯啊嗯嗯」

    妈妈咬着牙防止自己被不停指奸传来的快感导致她放肆的呻吟起来「阿姨,是不是很刺激啊」

    易文一边玩弄着妈妈,一边还不忘记调侃道「啊啊,啊」

    妈妈没做声,只用重重的鼻息回复着他易文看妈妈进入了状态,直接卷起妈妈后面的裙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对着自己和闸门「你…干啊…啊嗯嗯」

    读^精`彩~小$說~就^来"www点01bz点net苐"1~版$主^小"說-网!

    !!

    妈妈伸出一只手去阻止,直接被易文剩下那只手抓住,而妈妈也不敢稍微说大声点,因为她知道她只有说大声点那重重的呻吟就要突破她的喉咙发出来而现在妈妈自己也感到自己的尴尬,一只手被身后的易文抓住,两条腿夹得紧紧的,屁股后面的裙被卷起,大白屁股毫无遮挡的正对着后方,更加无耻的是,自己下体的两个美洞都被自己外甥的手指占据了,如果这时候后面的闸门打开,后果不堪设想「拿…拿出来」

    妈妈强忍着快感,勉强低声说出来看着眼前这不堪的妇人,易文知道该耍下手段了「好的,阿姨」

    易文把满是淫液的手指抽了出来「你满意了吧」

    「啊」

    妈妈长嘘一口气,但是身体却是意犹未尽,下面蜜穴还在不断分泌着淫液「我」

    「啊」

    妈妈又低低娇声一下,原来易文又把手指插了妈妈的蜜穴和后庭「啊…啊」

    妈妈这次没有反抗,任由易文手指抽插带来的快感填补着刚刚的空虚「我们在后面,没人会发现的」

    妈妈也一边安慰自己一边享受着这快感「啊啊啊」

    一边是前面数不完的人在不耐烦的等着车,一边是在最后面无耻的露出屁股任由外甥手指抽插,自己还要帮忙遮挡这一画面,这种无耻的感觉又一次连着快感涌上了妈妈的心头「啊…啊…啊」

    妈妈的背挺得厉害,易文知道高潮快要来了,抽出了手指「文…啊你干嘛停」

    妈妈问出这话自己都羞红了脸「骚姨妈,把前面衬衫的扣子解开」

    易文变了口气,强硬的命令着「不…不前面会发现的」

    妈妈一听这话,低低用语言反抗着「不会的,顶多你前面的人会知道,他不敢回头看的,而且他又不认识阿姨」

    易文把手指的淫液擦拭在妈妈的屁股上「不」

    妈妈很坚定「那好」

    易文用手指在妈妈蜜穴外围刮擦着就是不进去「啊啊文…我要…要」

    妈妈娇喘着「那解不解」

    易文也是不急不慢这一次,不等妈妈回答,易文直接伸出手去解妈妈衬衫胸前的扣子,而妈妈此时的反抗像蚊子一样无力,不一会,易文就解开了妈妈胸前衬衫的扣子,接着让妈妈大吃一惊,易文居然直接用力从她红色胸罩里挖出来一只硕大的奶子「你」

    妈妈这下真不敢乱动了,稍微动下就怕前面人回过头来,还好幸亏是单排,大部分人想看也是看不到「骚货金梅阿姨别乱动哦」

    易文此时更加肆无忌惮,妈妈此时就像一只羔羊一样任他宰割,只怕此时妈妈也早忘了此行的目的是去参加国外学习方法的研讨「阿姨把另一只手给我」

    易文命令着,妈妈无奈也只能照做着,而妈妈前面那个人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但是碍于情面,也不敢转身「解开我的拉链」

    读^精`彩~小$說~就^来"www点01bz点net苐"1~版$主^小"說-网!

    !!

    易文让妈妈从裤子掏出了自己已经硬成铁棒的阴jin「好了,我们开始吧,骚货阿姨」

    易文一只手开始揉捏起妈妈胸前那只暴露在空气中的大白奶,而另一只手则开始在妈妈的蜜穴和后庭疯狂的抽送起来,妈妈此时胸前衣服一边狼藉,一只奶子在衣服外面被易文用力搓揉成各种形状,屁股裸露着,而自己的一只手被拉到身后帮身后的外甥套弄起来「啊…啊」

    妈妈和易文都低低哼了起来,妈妈虽然享受着,但是眼睛却望着前方,生怕前面那人转过身来,见前面那人也没啥动静,妈妈逐渐完全开始享受现在的场景。

    就这样易文指奸了妈妈10来分钟,妈妈淫液流到了大腿上的丝袜上,甚至一丝淫液顺着黑色长筒靴流到鞋尖。

    而这样,对已经沉浸在即将到来高潮的妈妈,完全都没被发觉「啊啊阿姨的奶子要是喷出奶了怎么办啊」

    易文被妈妈套弄得也是舒服极,顺便还咬着妈妈耳朵说着侮辱妈妈的话「啊…啊…啊」

    妈妈没有做声,自己胸前露出的一个奶子被易文扯弄成各种奇怪形状对着前面的人「小文快弄死我了」

    而且妈妈前面那人胯下也是顶起了一顶帐篷,心里大骂着后面的人不要脸「啊…」

    妈妈咬住了易文的手指,易文知道,妈妈高潮终于来了,而妈妈套弄自己老二的手也停了下来,自己赶紧套弄几下,老二昂起头对着妈妈的大屁股一阵喷射,不一会妈妈光光的屁股上和丝袜沾满了易文的精液,而妈妈蜜穴也流出不少淫液流出在自己的深色肉色丝袜上,就这样妈妈长筒靴在裙子下一截肉色丝袜几乎要变成白色的了。

    ‘「妈妈喘息了两声,急忙把自己漏在空气中的大白奶塞回红色胸罩里,扣上胸前的扣子」

    你这个坏蛋,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妈妈收拾完上半身,下半身只能靠袋子挡住」

    好啊,阿姨回来,看你怎么收拾我「易文收回老二,拉上拉链」

    下次不准这样了「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

    你这样会让阿姨难堪的「虽然刚刚妈妈淫态百出,易文也只能装作道歉的样子」

    记住了记住了,下次在家里玩「」

    去死「妈妈也是没了力气,娇气的骂了句」

    这一周我们可能联系不了了,我们的会议是要交手机的,自己要照顾自己,还要看好小东「」

    好的「易文疲惫的答道又过一会,同时来了两辆巴士,妈妈等着前面那人上一辆巴士,自己则朝另外一辆巴士走去,看着妈妈的背影,前面难堪的部分虽然被袋子挡住,但是后面丝袜上白白的精液自己的淫液则是尽在易文的眼底,而且在裙子下面的大白屁股上还满是各种液体,这样一具被自己调教到淫熟的肉体就要离开自己一周,易文真是舍不得。而我在大厅等了二十几分钟,终于等来了易文,两人匆匆离开了巴士站。而妈妈在巴士上疲倦的睡了去,而在学校似乎要发生改变多人命运的事件。


百站百胜: